华声在线岳阳频道

>

岳阳文旅

>

正文
“想念故乡的亲人,想念在江边哭泣的你”。当代著名诗人屈原读诗祭屈
发布时间:2021-05-25 09:07:26   来源:华声在线  作者:徐亚平 周磊

瑶琴能写此时情

——中国诗人田野调查祭屈侧记

华声在线5月25日讯(湖南日报·华声在线记者 徐亚平 周磊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榭空山丘。5月22日,第六届栗山诗会暨“中国诗人环洞庭湖田野调查写作计划”在长沙启动,参加诗会的诗人、评论家经过在湘阴周瑟瑟胞衣地栗山、左宗棠故居柳庄、樟树港辣椒小镇的诗歌田野调查活动之后,24日来到屈原投江之地河泊潭读诗凭吊,在屈原管理区河伯潭怀沙亭举办诗歌讨论会,探寻诗歌源头。端午节即将到来,诗人们在河伯潭读诗,集体将酒倒入江中,追怀屈子的诗魂。

由诗人、评论家、纪录片导演周瑟瑟2016年创立于湘江边的栗山村,已经举办了6届。如果说栗山诗会是一个新舞台,那么,湖南省诗歌学会、湖南理工学院中文学院、湘阴县文联、中国诗歌田野调查小组、湘阴县诗歌散文学会、《卡丘》诗刊就是搭台人。

清光绪《湘阴县图志·卷二十二·水利志》载:“河泊潭在鸭舌港西北,见洪武册,一作河步獭潭,据盛宏之《荆州记》:罗县北带汨水西流注湘,去县城三十里名屈原潭,《水经注》汨水又西为屈原潭,即罗渊也。”

如今,河泊潭位于屈原管理区凤凰乡河泊潭村。1981年,河泊潭被公布为汨罗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并竖有花岗石碑标志:“河泊潭又名屈潭、沉沙港,战国时代的爱国诗人屈原,目睹楚国危亡,痛不欲生,遂于公元前278年农历五月初五,在此处怀石投江殉国。”

栗山诗会创办人、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小组组长周瑟瑟提议,河泊潭为栗山诗会与中国诗人田野调查写作计划的一个驻地。诗人李不嫁主持了当天的河泊潭读诗会。

兴酣落笔摇五岳,诗成笑傲凌沧洲。来自深圳的著名诗人、评论家徐敬亚感慨道:“我站在屈原投江处。一步之内就是汨罗江水。这条东亚大陆罕见的江流,正逆顶着黄河长江,由东向西翻滚而去。2299年前,一位诗人,就是逆顶着时空,向这条相反的江的相反方向游去。背后是低垂的凤凰山,周边是沁绿的稻田与山野。这是我们的坟墓,一座永远翻滚的流水之墓。我目测了一下,墓宽百步,这也许是诗人选择的本江最窄处。不远的汨罗江大桥江水满溢,桥宽896米。此墓更长,自江西修水起至湘江止,滚滚西逝,计250公里。得益于栗山诗会,得益于‘环洞庭田野调查写作计划’这个永久的落脚之地,更得益于这个暗含着智慧力量和另类情怀的民间诗聚,让我感受到了汨罗江中那滔滔不止的、另外的力量!”

到了河泊潭,周瑟瑟自然读了他的诗《屈原哭了》,并以他父亲生前为乡邻作悼词的哼文腔调哼唱了屈原的《九歌·山鬼》。他说:“栗山诗会举办到第六届终于来到了屈原的投江之地河泊潭,汨罗江是流淌在我们诗歌血脉里的河流,很多年我都是从汨罗江上过,也无数次想象屈原的幽灵突然出现在我面前,长须白袍的屈原向我发出天问,我也以诗写过《屈原哭了》。今天来到河泊潭,看到深沉的蓝色江水静静在河泊潭涌动,看到江边橘树上翻飞的彩蝶,看到岸上水稻田里的禾秧,我还是忍不住内心沉郁的情感,多年来我已经把屈原当作诗歌里的父亲,他瘦削的脸、他的面容已经沉到了我的内心。在河泊潭,我想到了晚清湘阴人郭嵩焘为屈子庙撰写的对联‘哀郢失孤忠,三百篇中,独宗变雅开新格;怀沙沉此地,两千年后,唯有滩声似旧时。’”

“来到河泊潭,面对眼前一江跪着西行的波浪,在我精神时空里缭绕奔腾的汨罗江一下子具体起来,我知道,这里曾是中国文化被遮蔽的源头,也是中国人精神的一个支点。作为来自《诗经》故乡的诗人,我灵魂中一直回荡着《楚辞》的声音,它们所形成的传统共同塑造了我们的文化品格和审美趣味,成为我们的精神基因。”来自山东的诗人马启代说,“如果说中国有一个抒情传统,那亳无疑问还有另一个传统不能漠视或低估,这就是沉郁悲怆的家国情怀。河泊潭理应是一个坐标,在此浩荡时空的交叉点上,我们应重新发出诗坛上业已微弱的天问之音。找到屈原沉江的河泊潭,是此次中国诗人环洞庭湖田野调查写作计划活动的重大收获!”

浙江诗人雪鹰称:“中国诗歌田野调查的意义重大。在传统与创新、纵承与横移交织下的中国新诗,目前到了需要停下来思考的时候了!各种探索、各种流派的诗人们,需要深入大地走进田野,寻找中国新诗的根脉,以及与世界诗歌对接的节点。尤其在端午前,在诗宗屈原抱石沉江之处举办这样的活动特别有意义。如果所有诗人的灵魂都能有这样的洗礼,实现诗歌精神的皈依,那么这样的活动,将会为诗歌未来走向起到一定的纠偏作用。”

山鬼迷春竹,湘娥倚暮花。“很荣幸受邀参加第六届栗山诗会、环洞庭湖诗歌田野调查写作计划,切身感到一种文化寻根的必要与重要,它为一些虚无缥缈的诗歌写作找到了出口与途径。当我们在屈原投江地方大声诵唱他的诗歌,讨论关于诗歌的种种,经历与感受到的是一种灵魂的洗涤与对诗歌的大敬畏感。”来自辽宁的评论家宫白云表示,“与其终日冥想虚构一些毫无意义的小情小绪,不如来到田野写点触动心弦的东西。面对原生的‘田野’,忽然便惊讶地发现以前悬在空中的写作是多么的肤浅,唯有大地才是一切深厚的根源,而我们脚踏过的每一处地方经历过的每一个平凡微小的事物忽然就都充满了异常的意义。田野调查打开了诗歌深处的眼睛,一些平日视而不见的东西突然就有了神秘的声音和暗示性的能量。”

彭麦穗是河伯潭本地的退休教师,他长期研究屈原,他向诗人们介绍了河伯潭的历史文化。他说:“中国当代诗人环洞庭湖田野调查写作组一行,来到了屈原管理区屈原投江地河泊潭江边,诗人们仔细解读石碑上的历史文字密码,在怀沙亭召开了诗歌诵读会,每个人都把对屈子精神的解读与认知,融进自己所写的诗行,大家一致认为,诗歌的真正源头在这里,我们怎样才能在此落脚,开一代诗家新风,也期待端午节诗歌笔会与吟诵再一次能在河泊潭江边怀沙亭举办。”

贾谊投文吊屈平,瑶琴能写此时情。诗人徐敬亚、周瑟瑟、李不嫁、马启代、叶德庆、宫白云、王唯、榔头、张朝晖,以及汨罗市诗歌学会副会长黄鹂、黄鸣凯朗读了诗歌。这一首首诗歌,就是一束一束祭屈的花朵……

附:

《屈原哭了》

——给我的故乡

周瑟瑟

很多年我都是携妻带子从下火车,天色微暗

很多年我都是从黎明的汨罗江上过,江水泛着泡沫 

   

每次我都看见屈原坐在汨罗江边哭

我不敢低头,我一低头酸楚的泪就会掉下来

那几年我活得多苦啊,现在境况稍有好转 

  

但内心还是不能忍受屈原坐在汨罗江边哭

我一下火车,他就跟着我,要我告诉他《离骚》之外的事

我吱吱唔唔只是叹息,“我想念故乡的亲人

我想念在江边哭泣的你……” 

  

除此,我不能抱怨人生多险恶

家国多灾难,我只能默默从汨罗江上走过

像所有离家的游子,我红着脸在故乡的大地眺望 

  

我看见死而复生的屈原

我看见饥饿的父亲代替屈原在故乡哭

他终于见到了漂泊的骨肉,儿啊一声哭  

  

一声屈原的哭,一声父亲的哭

把我泛着白色泡沫的心脏猛地抓住

我在汨罗迎面碰到的那个长须老头,他是饥饿的屈原

我衰老的父亲,泪水把脸都流淌白了



岳阳要闻

综合新闻

文明机关

法治聚焦

68日本xxxxxxxxx,欧美男同志,日本女同,性欧美videofree另类 长沙棕乩代理记账有限公司